主办单位:云南省道教协会 http://www.yntao.com
云南道教网

    一、顺乎自然:道家养生的根本目的就是要摒绝一切外来因素对生命活动的干扰,求得身心的解脱。因此,崇尚自然成了道家养生的基本原则,道家的观点认为,以自然界的秩序变化为法,摒弃人的理性因素,在养生中采取顺乎自然的行动,就能维护健康,延年益寿。
    二、清静虚无:老子主张“见素抱朴,少私寡欲”,排斥人的一切欲望、排斥外界事物给人带来的诱惑。且“虚其心,实其腹,弱其志,强其骨”,通过柔弱无为、虚静自守来排斥干扰,以达到返朴归真的目的。“虚静自守”——即庄子的养生方法:“养神”“守形”、“忘我、无欲”,“目无所见,耳无所闻,心无所知……”《庄子·养生主》说:“缘督以为经,可以保身,可以全生,可以养亲,可以尽年。”

中国道教养生的发展历程

    中国道教,自创始以来,在历史长河风风雨雨的洗炼中,各种派系生而复灭,分而复合,真是错综复杂。自古以来,较为著名的道教派系,就有五斗米道、北天师道、南天师道、太平道、金丹道、帛家道、龙虎山派、阎皂山派、楼观派、上清派、茅山道、钟吕派、清微派、净明派、全真道、太一道、真大道教、正一道、武当道等,使人目为之迷。可是纵观这些名目繁多的道教派系,其所奉道术,虽互有异同,但从宏观角度分析,不外信奉符篆禁咒的“正一道”和全真修炼的“全真道”两个大宗。其符篆禁咒一派,自元蒙灭宋入主中原以来,由忽必烈授命龙虎山三十六代天师张宗演主领阎皂山、龙虎山、茅山三山,此后于大德八年(1304)时,又由成宗皇帝授龙虎山三十八代天师张与材为“正一教主,主领三山符篆”,袭领江南道教。这样一来,江南龙虎山天师道派,与阎皂山、茅山等符篆一派,终至合流而为“正一道”。发轫于宋元的全真一派,上承钟吕金丹道派性命双修之绪,旁及儒释两家教理,主张三教圆融及识心见性、独全其真、不娶妻室、不茹荤腥的出家修炼之法。其派又有北宗、南宗之分。北宗盛行于江北,由王拮开山作祖,下分遇仙、南无、隋山、龙门、嵛山、华山、清静七个支派,于修炼主张先“性”后“命”;南宗盛行于江南,由张伯端肇始其端,于修炼主张先“命”后“性”。此后,由于全真所奉真武帝君,也为以炼驱邪为主要方术的武当道所遵奉,所以人们也有把武当道视之为全真一派的。

  元明以后,道教天下,经过长时期来的生灭分合,基本成了崇尚符策禁咒的正一道以及崇尚养性延命的全真道的天下。虽说正一崇尚符篆禁咒而全真崇尚养性延命,但以符篆禁咒为主的正一道也并不是完全不讲养生,以修真养命为主的全真道也并不是完全不碰符篆禁咒,只不过是各有偏重而已。如正一道龙虎山派始祖,创五斗米道的张道陵,于方术修炼中,就十分重视男女合气房中术的修炼,其正一道阎皂山、茅山诸派,也于符篆之外,同时并重行气、存思、服饵的养生之术。为此,本书《道教养生法》所采,于垂青钟吕金丹、荟萃全真修炼之际,不忘正一道派行之有效的种种炼养之法。

  通观我国古代养生之法,道教养生厕身其中,堪称博大精深,色彩斑斓。追源溯流,其法多承先秦神仙方士所创行气、服饵、房中三大术而来,此后扩而充之,纵而深之,旁及杂修,融会儒佛,汲纳轩岐,囊括百家,可谓“杂而多端”,蔚为大观。

  在道家“杂而多端”的养生之法中,可以发现,虽说其法融会儒佛,囊括百家,却又有着自家浓郁的个性特色:如修真服气,内丹修炼,存思守一,房中补益,辟谷绝粒,药石服饵等等,无不姿彩瑰异,为古往今来的养生之士所重。

  道家养生修炼,品类虽多,名目各异,但却无不把修炼的重心落在精、气、神“三宝”的修炼上。“精”为组成生命的根本物质,其含义有先天、后天之分:先天之精为与生俱来,禀自先天的生命起源物质。《灵枢?本神篇》说:“故生之来谓之精。”后天之精来源于饮食营养,有充滋五脏之功,五脏充滋则其盈溢之精,复归藏于肾而化为生殖之精。《素问?上古天真论》说:“肾者主水,受五脏六府之精而藏之,故五脏盛,乃能泻。”“气”的情况较为复杂,既有先天“元气”,又有后天呼吸之气,水谷之气;既指人体中流动着的精微物质,又指生命活力和抗病能力。而其先天后天诸气汇合的总和,则称“真气”。《灵枢?刺节真邪篇》说:“真气者,所受于天,与谷气并而充身者也。”“神”为人身思想、意识、感知等一切精神活动的集中体现,又包括神、魂、魄、意、志、思、虑、智等内容。“神”之供养虽有赖于后天水谷之精气,而基础则肇始于先天之精,所以《灵枢?本神篇》说:“故生之来谓之精,两精相传抟之神。”关于以上精、气、神“三宝”的总体情况和彼此关系:《太平经》认为:“神者受之于天,精者受之于地,气者受之于中和,相与共为一道。故神者乘气而行,精者居其中也。三者相助而治。故人欲寿者,乃当爱气、尊神、重精也。”

  由于精、气、神在人身所占的重要地位,所以其修炼诸术,就自然以“爱气、尊神、重精”为重了。如修真服气、胎息功法、六字气诀等,专在精、气、神“三宝”中起关纽作用的“气”字上用功夫。为什么说“气”在“三宝”中起关纽作用呢?《太平经》回答说:“神、精有气,如鱼有水,气绝神、精散,水绝鱼亡。”可见“三宝”之中,只要“受之于中和”的“气”一绝,“神”、“精”两者也就随之涣散消亡了。再如“存思”功法,是以召使易于外游的神返回身中为主的一种炼养之术。由此扩而充之,于守一、内观诸法,也莫不以“尊神”为主。又如房中补益之法,多以房中节欲、“还精补脑”为归,足见其法对于“精”的重视。至于内丹大、小周天功法,有所谓“炼精化气”、“炼气化神”、“炼神还虚”之术,目的就是通过对人体精、气、神“三宝”的合炼,使之相抱成一,最后还归于虚空的“道”,而使生命长存于天地之间,故尤蔚为道教炼养功法中的奇观。

  环绕爱气、尊神、重精诸术如服气、存思、周天、房中诸法之外。导引、辟谷、服饵之术,也为道教养生家所重。所谓“导引”,“导”为吐纳导气,“引”为引动肢体。葛洪《抱朴子-别旨》说:“或伸屈,或俯仰,或行卧,或倚立,或踯躅,或徐步,或吟或息,皆导引也。”可知这是一种活动肢体、配合呼吸的体育疗法,所以素有“导气令和,引体令柔”之说。我国导引起源很早,早在战国时已经发展有模仿动物活动以求不老的“熊经鸟伸”之术。延至西汉,据其时帛画《导引图》所载,已发展为44种各不相同的导引姿势。后来道教承袭其术,与嗽咽之术相配合,并在实践的基础上加以发展,可谓成就卓著。究其作用,《云笈七签》卷三十六《玄鉴导引法》归纳为这样四点:“一则以调营卫,二则以消谷水,三则排却风邪,四则以长进血气。故老君日:‘天地之间,其犹橐稐乎。’虚而不屈,动而愈出,言人导引摇动,而人之精神益盛也。”

    辟谷也称断谷、绝谷、却粒、休粮,为道家不食五谷,代之以咽气吞津、瓜果药饵的养生之术。《上清黄庭内景经》说:“百谷之实土地精,五味外美邪魔腥,臭乱神明胎气零,那从反老得还婴?三魂忽忽魄糜倾,何不食气太和精,故能不死人黄宁。”《中山玉柜经服气消三虫诀》则说:“既食百谷则邪魔生,三虫聚,贯穿五藏,凿坏六府,使丹田不华实,滓液不流注,血脉不通行,精髓不凝住,胎魂不守宫,阴魂不闭户,令人耽五味,长贪欲,形老神衰,皮皱发落,若不却粒绝味,禁嗜戒色,则尸虫全而生身必死。”可见辟谷的原因,一则在于除却五味外美,清理肠胃;一则在于将寄生人体,而以谷食为生的三尸之虫置于死地。

    伴随辟谷而行或单独可行的服饵之法,除外丹服饵、石药服饵因有毒而遭淘汰外,以植物药的服饵补养,至今犹获养生家的青睐。关于服饵的药效,《云笈七签》卷七十四《方药》指出:“夫茂实者,翘春之珠明也;巨胜者,玄秋之沈灵也;丹枣者,盛阳之云芝也;茯苓者,绛晨之伏胎也。五华合烟,三气淘精,调安六气,养魂护神,能用得其方,位为天仙,老者复壮,反婴童颜,千害不伤,延寿万年。”就具体可以用作服饵的植物类药物而言,若从中医角度观察,多为一些益气养血、填精益髓、充和五脏、强健筋骨的补益类药物,或为一些开心益智、明目祛风、疏通血脉、驱散邪气的综合性药物。前者如人参、灵芝、地黄、黄精、枸杞、大枣;后者如菖蒲、茯苓、远志、防风、菊花、石苇等。无论实践还是药理分析,无不证明这些药物可在多方面对人体起良性作用,从而使之延年益寿,邪去正安。

  再如沐浴之道,原属杂修范围。虽说儒、释修性养生,也重沐浴,如佛典《十诵律》卷三十七就说:“洗有五功德:一者除垢,二者身清净,三者除去身中寒冷病,四者除风,五者得安稳。”可是从洗浴的择日择时、五种香汤、浴衣澡豆、存思养神等方面得洗澡旨趣而集大成的,当数道教。其沐浴所获功德,于“外净”、“身垢尽除”的同时,更获“内净”、“虚心无垢”之妙。内外诸垢既已除尽,则神气清爽,道业自然精进了。

  佛道修持功法中的“三调”与“走火入魔”

  佛道修持,其坐禅或内丹周天等法,在平时修习的人手之初,务必处理好身、息、心“三调”,中间阶段则常须防止或消除“走火入魔”,末了还不要忘了收功的注意事项。现依次概述如下。

  一、三调

  佛门坐禅或道家修炼内丹,先要调身、调息、调心,所谓“三调”。“三调”为佛道修性养生功法的必须注意之点,否则便无法入于禅中三昧或炼成内丹。

  (一)调身

  坐禅调身,先要择一清静处所,“结跏趺坐”。《禅秘法要经》卷上说:“沙门法者,应当静处结跏趺坐,齐整衣服,正身端坐,左手著右手上,闭目以舌抵腭,定心令住,不使分散。”《大智度论》卷七说:“问日,多有坐法,佛何以故唯用结跏趺坐?答日,诸坐法中结跏跌坐最安稳,不疲极,此是坐禅人坐法,摄持手足,心亦不散。”

  关于结跏跌坐的具体方法,大致如下。

   1.正脚

   所谓“跏趺”,就是两腿盘膝而坐,又有双盘和单盘的不同。  

  双盘先把左脚加到右腿上面,接着,又把右脚加到左腿上面,这样.左右交叉盘好之后,再把两膝压紧垫软。双盘的优点,在于两膝盖外侧都紧靠坐垫,如此则坐时腰背自然端直,不至于左右前后发生倾倚。单盘则或者右腿盘膝在下,把左脚加盘到右腿上面;或者左腿盘膝在下,把右脚加盘到左腿上面。比起双盘来,单盘因为盘在上面一腿的膝盖外侧落空而不能靠在褥垫之上,所以身体往往容易向另一侧倾斜,这时就务必注意身姿的调整了。以上双盘单盘,坐禅时可以按照各人具体情况或不同习惯,随意选用,没有硬性规定。比如初学者或年龄较大者,难以作双盘,那就不必勉强,选用单盘甚至一般安坐之法(见徐有武绘《修持安坐图》),只要使用得当,同样可以收到坐禅之效。

2.安手

    安手有三种方法:一是一手轻握另一手的四指,并使两手拇指、食指交叉一起;二是用左手轻握右手,或者右手轻握左手;三是左手掌朝天,把它叠放在右手掌上。这样两手握叠舒齐,然后一起安放到小腿之上,贴近小腹的地方。总的来说,安手以自然舒齐、不感到别扭为好。

3.正身

    正身可和安手一起进行。在手还没安好前,先把身体和两手同时挺动七八次,然后直起背脊,端坐舒适,胸部略略前俯,放松横膈,臀部则稍作后倾,藉以保持体位的稳固。

4.正头、正颈、正眼、正口

    这时头和颈部自然不偏,鼻尖和脐孔保持在垂直线上。然后轻闭两目,或两目仅成一线也可,目的是为了避开外光的刺激,同时缓缓呼出浊气,把口闭上,舌抵上腭。

在调身时,还要注意一点,就是坐禅的床凳,一般以平硬的板面为宜。正式坐禅之时,床凳上面还应放上蒲团,以保持坐禅时臀足的舒适,否则臀足难受,思想就不易集中。如果一时没有蒲草做成的蒲团,用棉垫代替也可。

(二)调息

    佛道修持注重调息,“息”是呼吸,所谓“调息”,就是调整呼吸的意思。《大安般守意经》说:“息有四事:一为风,二为气,三为息,四为喘。有声为风,无声为气,出人为息,气出入不尽为喘也。”对于以上“息有四事”,智者大师《修习止观坐禅法要》这样阐述道:“坐时鼻中息出入有声是风相,坐时息虽无声而出入结滞不通是喘相,坐时息虽无声亦不结滞而出入不细是气相,不声不结不粗,出入绵绵,若存若亡,神姿安稳,情抱悦豫是息相。”坐禅时呼吸的风相、气相、喘相都是要不得的,只有若存若亡,出入绵绵,使坐禅者感到情抱悦豫、神姿安稳的息相,才是坐禅时最为理想的呼吸。

    关于坐禅调息,定真法师《静坐入门》还这样指出道:“凡平时能练习静细的呼吸,以及静坐已有相当时间、心念安定的人,一入坐,不数分钟,气息便得调和,而自己也不觉得有呼吸一回事,这样原不需要着意去调,反使心不安定,因为心念安定不动,气息便

    自然调和。”这自然是过来人的悟道之言了。

(三)调心

    佛道修持所说调心,意即在思想上舍弃一切杂念,防止心猿意马的纷驰,使之一心入于静境。调心之法,佛门所述多为有意识地把心系于一处,如意守头顶、发际、眉际、鼻尖、心中、地轮(足)等处。智(岂页)大师《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》说:“一系心顶上,二系心发际,三系心鼻柱,四系心脐间,五系心地轮,外国金齿三藏说次为五门禅。”系心之外,其数息、随息之法,亦即从一到十,从十到一默数呼吸,或一心随着呼吸出入而出入的调心之法,也颇为常用。从本质上看,由于调心之法常和禅的内容融为一体,所以尤为坐禅修性、趋向真如的关纽所在。道家调心则注重意守丹田。而有“琴心三叠”的说法。《上清黄庭内景经?序》:“黄庭内景者,一名太上琴心文。”琴为和,据说诵《太上琴心文》可以和六府,宁心神,使得神仙。三叠,指上、中、下三丹田。修炼内丹须做到三叠和积如一,心和而神悦,则丹道初成。这点,我们在上编《佛教修性法》、下编《道教养生法》中将较为详细地论及。

    以上“三调”,就“调身”而言,因坐禅之外,尚有立禅、行禅、卧禅之法,所以又有立式、行式、卧式等姿势。立式如净土念佛禅,站时两足稍并或微微分开,端身正立,然后双手合十或作“定印”式安置脐下。行式原为解除坐禅、立禅疲乏时所采用的一种直行姿势。《十诵律》说:“比丘应直径行,不迟不疾,若不能直,可画地作相(此指直线),随相直行。”卧式采取益身心的右胁卧姿,《摩得勒伽论》说:“右胁卧,脚脚相累,不得散手脚,不得散乱心。”除却坐、立、行、卧各姿,禅门南宗行立坐卧随时可行的“话头禅”、净土宗无时无地想到就念的念佛禅,就更为形式自由、不拘一格了。如就道教气功诸法着眼,其行、立、坐、卧诸式,除少数稍有出入外,大体也就如此。